鏋侀€熼鑹囨€庝箞涓嬭浇:起底童星培訓騙局:千億級的“黑金”產業鏈,到底有多賺?

极速飞艇4码规律 www.fpjyu.com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快刀財經,作者DC金克絲。

“我17年開始做童星培訓,一年賺個一兩百萬沒有問題的,小孩子的錢最好賺了。”

最近參加的同學聚會上,一哥們兒談起他的“宏圖偉業”。這哥們兒原本做明星經紀人,混跡娛樂圈,一直不溫不火,勉強度日,卻沒想到能搖身一變,一朝逆襲,在北京買房買車。

童星培訓,一個正在崛起的新興市場,若不是他提起,我也沒有關注過。

“日入上萬,一年掙一套房,三年掙普通人一輩子掙不到的工資。”一個漂亮的孩子,憑著粉粉嫩嫩的天使臉蛋,就能成為父母的搖錢樹。

前段時間童模妞妞被媽媽打的新聞讓童模這個行業走進大家的視野,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龐大的童星經濟產業中,靠賣體力賺錢的童模,其實是處在最低層級的,而金字塔尖的,就是“小明星”。

在這個“顏值即是正義”的時代,明星動輒上億身家,一朝成名天下知。這樣的誘惑,讓更多的家庭懷揣夢想——“讓孩子成為萬人擁簇、閃閃發光的super star,從起跑線上就擺脫平凡人的生活。”

懵懂天真的孩子,野心勃勃的家長......被找準了人性弱點的商人們一一捕捉。

于是,“童星培訓”——這個規模上千億的產業就此形成。

01千億級的市場

“望子成龍,望女成鳳。”是所有家長的夙愿。而成為童星,似乎是化身人中龍鳳最快的一條路徑。

至少從財富值上來說,的確如此。

在曾經公布的一份童星身價排行榜上,李湘的女兒王詩齡長期占據榜首,其一家人的廣告代言費用高達8位數。隨便出席的綜藝活動,出場費也近百萬。

“限童令”之后,明星的子女們失去了很多在熒屏中露臉的機會。普通孩子的機會隨之多了起來?!痘⒙杳ò幀分械募妥撕?,《小白娘子》里的陶奕希,“小羋月”劉楚恬......都隨著電視劇的播出一炮而紅。

業內人士透露,一個小有名氣的孩子,接一次商演就可以有四五萬的收入,而一些當紅的童星,拍一部戲的片酬高達數百萬。

張愛玲說:“出名要趁早”。在很多家長眼里,如果自己家的孩子走上這條演藝路,就是直接贏在了起跑線上。

于是,學舞蹈,學唱歌,學模特表演......越來越多的家庭為孩子的藝術發展砸下重金,希望有一天也能養出一個“小明星”。

自然,有需求的地方就會有市場。

以生產童星為核心的產業鏈已然成型。從選拔、培訓、包裝,再到推出市場、參加節目接商演賺錢,“一條龍”服務已成體系。

2016年,國內的童星培訓市場規模就已經超過了400億元。2016年至今,這一市場規模的年復合增長率約為12%,到2023年,將有望達到1161億元。對于商人而言,童星經紀是一片藍海,隱藏著巨大的財富機會,再加上家長們的迫不及待、殷殷期許,童星產業一片火熱。

市場發展如此之快,很多外行人也想進來撈一桶金。

“市面上正兒八經的童星經濟公司,連十家,不,可能連五家都沒有。”曾有業內人士透露:“大多數的假經濟公司,在忽悠你入了局之后,根本不可能給你通告或者演出機會?;瘓浠八?,你也就是花了一大筆錢,上了一個普通的培訓班而已。”

現實就是如此,萬分之一的家庭可以圓童星夢,剩下的,只能在斥巨資后,繼續過普通人的生活。

02成名的騙局

渾水摸魚的商人如此之多,乃至已經形成了固定的套路。

“這孩子長得真漂亮,一看就是能歌善舞,有當大明星的潛質??!”

帶著孩子逛街的媽媽們,或許很多都遇到過這樣的“天降驚喜”。

自稱星探的人一般都穿著得體,看上去文質彬彬,讓人卸下防備。他們在公共場合以那些穿得漂亮,看上去家庭條件好的孩子為“獵物”,然后一臉笑意地迎上來,給孩子塞上一個棒棒糖或者小玩具,猛夸孩子天生麗質。

“正好我們公司在為一個戲選小演員,我看你家寶寶就挺合適的,您可以帶他來免費試鏡。”被夸得心花怒放、暈頭轉向的家長,面對這樣的邀約,一般都會欣然接受:

“反正是免費試鏡,那就去試試唄,也沒什么損失。而且那個星探給我看了他們公司的資料,有很多小明星的照片,看上去還挺正規的。”

于是,興致勃勃的父母帶著孩子去面試。來到公司后,所謂的“經紀人”會給孩子拍照、試鏡、甚至在鏡頭前載歌載舞表演一段,然后讓回家等通知。

在經過幾天焦急的等待后,經紀公司就會來電話,說的內容大致如下:

“你家孩子很上鏡,很有表演天賦,就是還有一些小小的缺陷,這些小毛病都可以通過后期專業培訓矯正過來,培訓完后,公司就會給孩子最好的資源,包裝孩子出道。”

經紀人向家長描繪“明媚的未來”,承諾會讓孩子上電視演出,出席高端晚會,拍電影電視劇。

動心了的家長交完上萬元的培訓費,就等著孩子“出道成名”的那一天。

但“出道”之前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作為家長,除了培訓費,還要承擔童星的包裝費、參賽費等等。曾有家長對媒體爆料,為其三年的包裝,需要交納24萬元。

想要出名,得需要有大獎傍身。這時候,童星經紀公司會給家長推薦各類比賽,最普遍的就是童裝模特大賽。

一場“國際童模大賽”的入場費是五千元,這是基本費用。當然如果更有錢的話,大賽也可以“內部操作”,明碼標價,買個金獎二十萬,銀獎十五萬,銅獎八萬。

而所謂的“國際童模大賽”,就是找幾個老外的孩子,和中國的小孩們一起在T臺上走一趟。為了這一趟,家長忙前忙后,花銷不菲。

至于合同中承諾的高端晚會,就是地市級電視臺的教育、卡通、音樂頻道等經常搞的一些元旦、六一晚會,經紀公司會提前和電視臺搭上線。這是典型的“兩頭吃”,經濟公司可以一邊拿著電視臺給的勞務演出費,一邊向家長收著上電視的錢。一臺晚會總共20個節目,九成以上是集體舞,收視率也沒人敢保證。

經紀人們拿著手上的資源換錢,算不得行騙。但孩子們靠著在這樣的舞臺上演出個一兩次,離成名成為童星恐怕還有十萬八千里。

很多時候,“家長斥資四十萬只得到一張唱片”、“家長斥資十幾萬只是一個群演”,但是由于當時簽得培訓合同里,并沒有詳細的說明,很多家長只能吃啞巴虧。

“培訓以后,我們發現孩子的各方面能力還是稍有遜色,所以只能接到群演。”這是假經紀公司一貫的借口。

盡管從2005年起,就有演出經紀人資格認定考試,但在演藝圈內部卻并不奏效,只需要某個大咖經紀人說一句,“沒必要考,跟著我做就是。”

于是,很多人傍上這條“黑金”產業鏈,鉆空子賺得盆滿缽滿。

03成人的游戲

童星產業背后,交織著的是成年人赤裸裸的欲望。

帶資童星是“培訓費”之外,另一種圈錢路數。家長們會被告知,孩子參演的電影有大明星擔綱,很容易就被帶紅。2016年曾有一部兒童古裝劇,開拍之前即明碼標價招募小演員,收費從幾萬到幾十萬不等。這部分收入,通常都是劇組和童星經紀公司平分。

《小戲骨》系列的執行導演梅子曾說,《小戲骨》火了以后,有人拿著五十萬要求能給自己孩子一個角色,甚至還有明星的子女讓人“捎話”想要出演。

動輒幾十萬的帶資進組,想來的人仍然是“一大把”。角色再貴,也是一票難求。原本是孩子拼才華,最后變成了大人拼財力。

“童星圈也是金字塔結構,機會有限,孩子們的天生條件不同,大紅大紫的童星肯定就那么幾個,二三線的童星最多演配角。剩下80%到90%,都是一種’奔波打工’的狀態。一個公司幾百個小孩,能有三五個真的被捧起來的就很不錯了,同樣都是交幾萬塊錢,真的能打入圈子進而成名的好資源好機會為什么要給你家孩子?”一位業內資深人士曾說。

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被早早卷入了成人的游戲。

大部分想讓孩子當童星的家長都是中青年,他們能迅速地識破父母面臨的保健品騙局,也能迅速拒絕詐騙電話,但是面對孩子的培養問題時,他們卻輕易迷失了。

“其實我們賺得都是家長的錢,不是孩子想火,是家長想火,是家長想一勞永逸。”

養肥這條產業鏈上所有人的,其實不是孩子自己,而是孩子爹媽的癡妄和野心啊 。

'); })();